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

爱记牌技_牌技教学_民间扑克麻将牌技揭密大全

506

主题

0

好友

250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4-8-27 17:44:27 |显示全部楼层
那会儿我还在上大学,在小卖铺买扑克的时候不小心买了一副盗版的钓鱼扑克,印得相当粗糙,很多花还都印歪了。打牌用肯定是不行了,于是我就役事拿着它练技术。
    那会儿我正记东完美洗牌法,就是把整副牌平均分成两半,洗的时候左边一张右边一张地依次洗下去,直到洗完。
    铣到一半时,我把牌抵在桌子上看我洗得成不成功,夹然发现了扑克的长边不太平齐,似乎有些牌宽一些,又有些牌窄一些,但却是极其微小的差距。我们平时玩牌的时候,扑克的种类和质量参差不齐,所以难免有一些牌不是特别标准的长方形,见怪不怪,一般人也不会去多想。但偏偏那天我就夹发奇想,顺着这些微小的痕迹持出牌来,看看能不能把我当时洗好的牌给还原了。一持不要紧,还真就把我原来一张张插进去的牌给拉了出来,我当时就一拍大腿,一个很大的难题解决了!
那会儿我所说的大难题其实就是扑克牌打点的问题。所谓扑克打点,就是在发牌之前随便拿起一沓牌,以这沓牌最下面的一张为依据,4就是先给第四家发牌,s就是先给第八家发,以此类推。这样做是打乱老千事先做好牌的顺序,达到公正游戏的目的。
    现在来说虽然我早已掌握了很多种对付打点的方法,但那会儿我的技术太有限了,碰到打点的局我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    可这个发现让我找到了一个在当时对付打点的非常隐蔽的方法:多拿几副牌对比,选出一些微微宽一点的特定数字的牌放到正常的扑克里面去,比如说四个人玩我就选A. 5. 9放进去,打点的时候我顺着牌边随便持一张宽的出来就OK了,无论怎么打点,牌都是先发给我。而这种看似与这场牌局无关的方法就是拿下这场牌局的关键。
    我把四副牌全部做好之后役多久,蓝胖子就把刚子带来了。刚子生得肥头大耳,坐在椅子上呼啧呼味地喘着气。既然是蓝胖子相信的人我也没必要怀疑,开门见山地跟他说了他需要做些什么,需要注意些什么。其实刚子的工作很简单,只是到场子里去当庄,沿着我给他搭好的桥打点、抓牌、赢钱而己。但是我搭的桥(在需要的牌上面留一道缝隙,切的时候正好切在那个缝隙上)一贯很隐蔽,刚子那双蒲扇一样的大手练了很久才找到感觉,在这期间我又教给了刚子一些必要的暗号,刚子毕竟也是个老赌徒了,暗号和临场处理倒是学得很快。
    等他一切都熟悉了之后,我叮嘱了他最重要的一句话:我们明天以后肯定会赢钱,但绝不能因为赢了钱就得意忘形放松警惕,那样会死得很惨。我并{x有危言耸听,多少老千都是因为赢钱之后太得意了而露了破绽丢了命。
    天黑之后我见到了蓝胖子的姑父,非常和气的一个人,生得方面大耳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一看就是文化人,给人一种很值得信任的感觉。姑父一见我就赶紧上来和我握手,上下打量我之后回头对蓝胖子说:孟看小何的长相我就觉得搞定这件事应该没问题。.牙戈当时心里边还很纳闷儿,出老千和长相有直接的关系吗宁我很帅吗?
    姑父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,吃饭的时候一句都役提这次出局的事,只是给我夹菜,问一些我的近祝,什么工作怎么样啊、父母还好吧。也不知道是因为蓝胖子这层关系在还是他本来对每个人都很随和,反正给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。可姑父越是绷着不问,我越有点忍不住要把具体怎么搞都说出来了的冲动。
吃完饭在车上跟姑父了解了一下赌档的具体情况,到了酒店我就迫不及待地给姑父和蓝胖子演示了起来。一切按照场上的规矩走,他们先把牌洗乱,然后我随便抽洗了几下牌,然后打点、抓牌。
    第一把我的牌是一个,点,台面上除了一个9点之外我通杀了另外六家。又玩了几把,我毫无意外的都是通杀。
    蓝胖子胺杆儿好像立刻硬了起来,在他姑父面前夸我的话也越来越多了起来。姑父让我把每个动作都放到最慢在他面前再演示一下,我当然没问题。于是他洗完牌给我之后我·漫漫地洗牌,漫漫地打点,漫漫地抓牌。开牌之后我还是通杀。姑父特别满意:“一进门我就觉得你能行,这下我就完全放心了。
    姑父临走的时候告诉我,赢来的钱分给我两成,而且不管场上发生了什么情况绝对不会让我吃亏。送走了姑父,我躺在床上拿着他给我留的十万块本钱想,从单位请了那么多天的假才拿到两成,会不会少了点。
    但第二天我去赌档里摸情况的时候才发现我想错了,给我两成己经相当可观了。老实说,我以前从役玩过这么大,也没见过那么多的钱。
    赌档在酒店顶层豪华套间里,进门是个小厅,有一个换筹码专用的吧台,旁边还有免费的香烟和水果饮料什么的。往里是一问很大的卧室,床被推到一边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赌场专用的大桌子,绿色的台布很让人有一种押钱的冲动,桌子周围挤满了人,跟我预想的完全不一样的是,根本就没人在乎我这个生人的出现。
    我努力挤进了人堆里,一看这里玩的是八家的三公,除了各守一门的赌客以外每个散客也都很活跃。虽然挤满了人,但是赌的都不是很大,桌面上大都是五十、一百的散码,庄家用来坐庄的筹码也不过几万块而己。
    再往里走还有一个小间,摆着和外面同一款式的桌子,只是略小一点。跟外面的房间不同,我刚走进房间,所有的人都抬头看我,尤其是坐在角落沙发上的一个中年人,冷冷地盯着我,脸上那道黑红色的刀疤配着那双四白眼儿着实让我的神经绷了一下,这个人应该就是海哥。
    我装作一副特别镇定的样子凑到桌子旁边看了一会儿,这里虽然人R有外面的多,但台面上却相当火爆,整个台面基本都找不到五百的筹码,全是一千、五千、一万的大码,庄家坐庄的筹码有几十万之多。
    看了一会儿,整张台子的情况基本就被我摸清楚了,房间一井有两个摄像头,一个监拄房间,一个监拄赌桌。
    这个房间人不多,大抵所有人都相互认识,大家也都用普通话交流,不像外面净是些拗口的当地方言,听得我脑袋都大了。台子旁边除了赌客以外还有一个专门负责抽水的人,一边笑着和大家瞎侃,一边帮庄家给每个人赔付筹码。毫无疑问,这个人就是负责这张台子的暗灯(赌场专门抓老千的人)。海哥能把这么大赌注的台子交给他看着,可见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
海哥时常过来转一圈,偶尔也会到外面溜达溜达,赌客们见到他都非常的客气,又是赔笑又是上烟,但海哥却总是黑着脸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。
    又看了一会儿,我走到外面换筹码的吧台前换了两万块钱的筹码,在小额的台子上有一搭役一搭地玩了起来。当天我的运气居然还不错,不光两万块钱变成了四万,还和场子里的很多人棍了个脸熟。
   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照例天天过来,虽说钱输了不少,但是目的基本上达到了,跟所有人都棍了个半熟,手气好的时候也开始有人怂恿我坐庄了。我也不推辞,让坐就坐,但终究是输多赢少。不过即便输了,在他们面前我也只是哈哈一笑,毫不在意。
    第四天,我在小额的台子上坐庄的时候,刚子也按照计划加入了进来。人们看见他来了都跟他调侃:“刚子,好几天都不见你啊,是不是最近被高利贷追杀都不敢露面啊。刚子也毫不示弱:喻爸才被高利贷追杀呢,你问明哥老子到底欠不欠钱。传门放水(放高利贷)的明哥笑了笑,役说话。
    刚子一下就掏出六万块钱的筹码,大叫着:“下一锅都不要和我抢庄啊,下了船我连女人都役搞就过来了,今天我要大杀四方! 大家都哈哈地笑了起来。我笑着跟刚子说厂你要是着急就买我的庄叹,反正这把坐庄我也没多少钱。
好啊,你那还有多少钱?
仙两万二。,
    喻们都别押了,这把我叫底了!’刚子说完数出了两万二的筹码押住了一门。开牌之后,我是个两点。刚子是个八点。
‘操,点儿还真是兴啊!我小声嘀咕。
‘输光了吧全’刚子一边往自己台面上胡噜赢来的筹码,一边随手给我甩了个五百筹码的喜
钱。
我接过筹码嘴对刚子说州俄还就真不信那了,你等着啊,我取钱去,非得杀掉你的锐气!说完我去吧台换了五百块钱走出了大门。
一路上我隐约听见刚子问旁边的人:人是谁啊?
“不知道哪来的凯子,输了不少钱了。’旁边的人回答。
    到银行我取了姑父打在我卡里的十万块钱又匆忙地返了回来,换完筹码,来到小额的桌子,刚子果然己经不见了。周围的人告诉我,他去里面大额的桌子上玩去了。
    到了里间,刚子己经守住了一门,一千、两千地押了起来,他节奏控制得很好,基本上没有输钱。我也凑了过去,在庄家的上门押了起来。这个庄家今天点儿可够背的,刚拿着二十万抢了个庄的位置,这才不过十几分钟就输得差不多了。
    刚子不愧是个老赌棍,他看庄家的气势越来越低,第一个喊了起来:把你们别押了,我包庄,要底了!”别的赌客当然不愿意,争执了半天,刚子只要到了半个庄的底。开牌之后庄家居然是个弊十,刚子乐得脸上的肉一颤一颤的,眼睛眯得几乎都找不到了。
  刚子如愿以偿地抢上了庄,他把身上所有的筹码都掏了出来。还真挺杂的,有一万、五万的,还有五十、一百的。负责抽水的阿忠帮着理了理,算了个数,二十二万五。
    玩了一会儿,我终于在刚子的上家坐定了,我往前挪了挪椅子,右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外套口袋里的那副已经做好手脚的扑克牌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我们

  • 爱记牌技
  • 爱记牌技(www.2j8j.com)是互联网免费牌技交流论坛,免费提供的牌技视频观看与牌技资料参考平台。 欢迎全国各位牌技爱好者前来参加在线交流。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QQ: 304702748
  • 电话:15179684224
  • 技术指导:阿清老师
  • 邮箱:304702748@qq.com
  • 微信扫一扫二维码. 加阿清老师微信号.
  • 阿清微信号:15179684224 免费牌技指导

  • 版权所有 爱记牌技(www.2j8j.com) 网站地图
  • 回顶部